追蹤
遇見自己的場所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格遷往
http://jerrylei.blogspot.com
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var s_sid = 37096;var st_dominio = 4;
var cimg = 603;var cwi =110;var che =40;





















_uacct = "UA-1592895-1";
urchinTracker();
  • 173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07-3月書目讀後】人生一瞬

從小開始,我就感到自己的記憶系統大概就像一台照相機,能把當時的的情景如拍成相片般貯存起來。

只可惜那還不是數碼相片,貯存影像是沒有問題,但是聲音那一部分就比較難以完整記錄下來了。當年歲漸長, 開始感覺記憶體似乎有點不敷使用,往往必需要先捨棄某些部分,才能記錄新的部分。可惜選擇基制出了問題。只能隨機地去捨棄,隨機地再記錄。也因此,我開始有興趣審視那些影象成象 的過程。

然後遇見這本的散文作品。

作者是詹宏志,這個名字非常的熟悉,是一個明明常常出現但卻又感覺低調的人物,回想一下,大概最常看到他名字的地方,當屬各出版書籍的推薦書封,好像大部分比較有份量的書藉都能看見"詹宏志推薦"這幾個字。然而這次看到的,並不是他去推薦的書。而是他自己的書。

在之前的其它出版品裡,就有看過關於他的專訪,知道他是一個閱書量極豐之人。我曾經試過效法他的讀書方法,就是 在包裡永遠放數本以上的書,晚上十二時睡,早上四時起來讀。(可惜我只成功一半。)在訪問稿中又窺知他對書本的見解及對媒體的認知均有著獨到精闢的見解。所以又怎能錯過他 的第一本散文作品呢?

本書分為兩個部分,前半為作者以巨大的記憶及時間為主軸及所編寫的自傳生活散文,後半則 以空間為中心所撰成在旅途過程中的扎記。

而在我讀到的他引用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 354-430)的<<懺悔錄>>(Confessions, 400)第十巷裡關於「記憶」那一部分 的描述,相信是歷史上對記憶最壯麗的描述了:

「我置身其中,可以隨意徵調各色影像,有些一呼即至,有些姍姍來遲,好像從隱密的洞穴抽拔出來;有些正當我找尋其它時,成群結隊,挺身而出,好像毛遂自薦地問道,『可能是我們嗎?』這時我揮著心靈的雙手把它們從記憶面前趕走,讓我所要的從躲藏之處出現。有些是聽從呼喚,爽快地,秩序井然地魚貫而至,依次進退,一經呼喚便重新前來。在我敘述回憶時,上述種種便如此進行著。」

隨著日子過去,那個記憶躲藏之處似乎愈來愈多。而愈來愈難搜尋。然而記憶的作用何只存取,如作者所說

記憶的作用不僅包括儲存和擷取,還包括重組、變造、偽裝和象徵,或者我也應該加上遮蔽和遺忘。是的,遺忘不是記憶的反面,它本身也是一種能力。

有時候,對曾經所發生過的事情裡所深信不疑的情節,在多年以後回想起來,到底裡面還是不是事實的全部?我當初對這個說法抱持著濃厚的否定意見。於是嘗試尋找當時的人物,竟然發現每個人對同樣一件事的敘述都有一定程度的出入。 原來當記憶出現破洞時,一般都會以自己的虛構形式作出修復。曾經也有人說過,只要把一件事情反覆對自己說300遍的話就會變成真實,這個說法應用在過去的事情上,倒有其可行性,我們都有傾向說服自己的能力,以偽裝的記憶姿態騙過暫時不需要驗証事實的自己。又如國中時的暑假作業,如果不是到了暑期末的臨界點,在整個暑假裡都能用 記憶遮蔽來換取之前的悠閒。然而對於往事不快的記憶,我們只好選擇去遺忘,來忘掉痛苦,讓人生重新出發。唯選擇性的遺忘絕對不是一個容易 達成之事,如果真的能有這麼一瓶名為醉生夢死的酒,喝了後就能把不快的事情忘光該有多好。不過聽說有一種職業則必需學會這種選擇遺忘功能,而 通常被忘掉的基本單位為「承諾」,至於是哪種職業?請大家憑自己的記憶去重組一下吧!


PS. 的確是3月時看的書,因要被刊於其它地方,所以現在才把本文設為Open.
相關主題 :該忘記的時候就會忘記是幸褔的根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