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自己的場所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格遷往
http://jerrylei.blogspot.com
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var s_sid = 37096;var st_dominio = 4;
var cimg = 603;var cwi =110;var che =40;





















_uacct = "UA-1592895-1";
urchinTracker();
  • 172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ey Keep the Fighting till the End! 他們都是Champion (下)

Oksana Chusovitina


Oksana Chusovitina今年33歲,在北京奧運跳馬項目中,
打敗了一眾小將,摘得一枚銀牌。
她的體操生涯可以說成績顯赫。
91年的美國世錦賽就拿到個人的第一個世界冠軍,
翌年的巴塞隆那奧運會上,以獨聯體團體代表身份,奪得了女子體操團體比賽的金牌。
單是國際體操就有三個動作以她的名字命名。
96年功成身退組建了家庭,
99年孩子出生,
02年孩子被診斷出患有白血病,
由於白血病的治療費用高昂,
Oksana必須變賣家當才能勉強能負擔醫藥費,
同年,Oksana決定以27歲高齡復出,
一舉拿下斧山亞運的跳馬和自由體操金牌。(以烏茲別克代表身份)
目標很簡單,因為她需要獎金來應付龐大的醫療費用支出。
因為成績特出,很多國家體育部門紛紛邀請她入籍。
她很快地選擇了德國,
目標同樣簡單,因為德國科隆醫院是白血病化療的權威。
因為國際體操聯合會有 "三年規定",
她在06年才能穿上印有德國國旗的代表服。
馬上為德國拿到了23年來首枚的世錦賽金牌。

Oksana 說 : "一枚世錦獎牌等於3000歐元的獎金,這是我唯一的方法。"


ps. 著名體操奧運冠軍李寧代表李寧基金向33歲的德國體操運動員
Oksana娜捐贈了2萬歐元,用以她兒子的白血病康複治療,李寧在捐贈後Oksana問 : "真是一個傳奇,我們曾經一起參加巴塞羅那奧運會,那是16年前。你會不會參加下屆倫敦奧運會?" Oksana 認真地說,她已經考慮參加倫敦奧運會了,而且可能性非常大。


Eric Shanteau

25歲的Eric是首次亮相於奧運會場上,

4年前的雅典奧運的美國國內選拔賽,
在美國泳隊的巨大陣容下,他只能在200m及400m蛙泳都名列第三,
由於只有前兩名才有資格參賽。只能再苦等4年
苦等了四年的Eric,在今年6月,
美國選拔賽十天前,由於身體不適,
去了家鄉Omaha醫院作檢查。
而迎接他的是一份被診斷為 testicular cancer的報告。
陷入絕望的Eric,
竟然在第二天淮時出現在遊泳館中。


他的父親對他說: "You have cancer,it doesn't have you."
他在選拔賽中戰勝了美國蛙王取得第二名。
同時也得到了奧運會的入場卷。
由於TC的早期治療痊癒率很高,
但他還是決定先參賽,再回來做手術。
對Eric來說,遊泳成了他尋求慰籍的方法。
亦因此得到了同樣患有TC的環法單車七連冠Lance Armstrong的鼓勵,
""I think he's very brave to open up and tell his story to the whole world.
I think at the Olympics he will swim like a man possessed because he's been reminded of how fragile his life-and our life-is.
Cancer survivor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will say:this is our guy.
I think it is a powerful force.I know I will be sitting back and cheering him on."
雖然在奧運會的200m蛙冰半決賽中只能屈居小組的第六名。
但正如他的奧運村室友,八金得主Phelps搭著Eric的肩所說 "你比我強"。





蘇麗文




在北京科大的跆拳道奧運比賽場館裡面,
一位選手以單腳硬撐的奇怪站姿在賽場中間作賽,
在痛苦的臉容上是那打死不退的眼神,
儘管那腳痛得撕心欲裂致無法站穩,
被對方攻擊倒地了十一次,
再十一次地忍痛爬起來作戰。
不顧傷勢咬牙誓要勇戰的蘇麗文,
原來陪著她作戰的還有她父親,
罹患鼻煙癌的蘇父為了使女兒能放心爭勝,
向女兒作出"你拼奬牌,我拼健康"的誓言。
雖然最後未能奪得銅牌。
並在比賽結束由教練揹出場到醫院檢查傷勢後,
被診斷為左膝前十字
韌帶及外側韌帶明顯撕裂,
以及左腳腳趾亦出現骨折。
可以想像,
她是堅忍著多麼大的痛苦,
來希望以一枚奧運奬牌去支持父親與病魔作戰的勇氣。




也許很快我們就忘記了那些選手的名字,
但是我們會記得,
曾經有一位缺了一條腿,一位缺了一條手臂以及一位聽不到聲音的選手,
在不公平的先天條件下只希望能公平地作賽去獲取勝利,
以及曾經有一位為著兒子、一位沒有因重病而放棄自己以及一位為著父親而奮戰的選手
那種永不放棄的堅毅精神。
讓我們相信在這個幾乎一切都被商業化
污名的時代裡,
奧林匹克精神依然存在,
奧林匹克聖火還是熊熊地燃燒著。

上一篇 :  They Keep the Fighting till the End! 他們都是Champion (上)

*本文相片取自NBC及自由時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