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自己的場所
關於部落格
本部落格遷往
http://jerrylei.blogspot.com
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var s_sid = 37096;var st_dominio = 4;
var cimg = 603;var cwi =110;var che =40;





















_uacct = "UA-1592895-1";
urchinTracker();
  • 172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如果在路上,碰見一條被撞至重傷的狗

我以為大家都會停下來,
結果是沒有。
那位外國人對我說,沒有,根本沒人肯停下來,
由於他不懂中文,也不曉得能打什麼電話去求助,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重傷的狗躺在路中間不斷抽搐,
心急如焚地在路旁揮動著手去要求其它人幫忙。
(其實他也是路過而已)

結果現在變成另一位心急如焚的我,不停地在撥打電話,
我打了給好幾位朋友要求幫忙代找寵物急救的電話,
也致電了與愛護動物協會有聯絡的友人,可惜她剛到外地開會。
好友們陸續以短訊把澳門大部份的寵物醫院電話以短訊傳來,
我把一些電話號碼交給那位外國朋友然後分頭撥打。
那是晚上接近八時左右,
基本上,我撥打的電話除了那像來自地獄那麼遙遠的等待音外,
什麼也接不上,
此時,我只聽到那位外國朋友在怒罵,"Leave it die here?"
看來沒有寵物醫院願意幫忙,
我再打了一個電話,
得到最接近人情的答覆是,請把牠送過來,
老實說,
我根本不懂得如何處理一頭倒臥路上口吐著白沫的狗,
我能抱起牠嗎?
我真的不知道,
我什麼也不知道,
除了跟那位外國朋友以人肉路障方式站在路中,
一邊要求車子繞過避免再撞上那躺在路中垂危的狗,
一邊繼續撥著沒人接聽或是幫不上忙的電話外,
我懷疑我還能做些什麼?

幸好剛剛致電的友人越洋回電,給了我一位還沒出發去開會的獸醫電話,

也剛好在此時,有輛警車經過,
好心地幫我們設下路障指示牌,
那位獸醫亦回電說願意馬上趕來,
於是現在我們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等待著漫長又無際的黑暗在慢慢地吞噬著生命的年輪。
然而這種等待卻不寧靜,
我看著狗兒腹部的沉重起伏,
痙攣的身軀以及那微弱的呻吟聲,
彷彿像一連串的咀咒那位不顧而去的司機。
又似一聲聲的抱怨人們的冷漠,
如鎚子般不斷
打著我的無助。
那位外國人看著不斷路過的車輛,
跟我說著大家都只是把頭伸出來看看就絕塵而去,
惡毒的蚊子在叢林間出動瘋狂地吸食著我的血液,
昏黃的路燈把我照出慘白。

在被死亡氣息籠罩的時刻,
那位獸醫趕了過來,溫柔地撫摸著不斷抽搐的狗。
然後她走回車上拿了一條毛氈,
輕輕地蓋住狗的頭部來阻隔那冷漠車燈發出的熾熱強光。
然後我看到她所屬協會(澳門愛護動物協會)的救護車駛近,
司機俐落地將狗送上救護車。
我真的衷心希望狗兒會好起來,就算世間變得愈來愈悲冷,
也請要好好的活下去。
我也真的衷心感謝澳門愛護動物協會,就算社會繼續愈來愈冷漠,
你們讓大家記起原來人間有情。




http://www.anima.org.mo


ps. I'm really shame on my cit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